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原标题: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现在好多超市都量贩,可买多了吃不完就是浪费,我倒觉得老底子‘零拷’的模式很划算的!

“现在好多超市都量贩,可买多了吃不完就是浪费,我倒觉得老底子‘零拷’的模式很划算的!

退休工人郑阿姨说话很实惠。她口中的“零拷”,可能许多“90后”“00后”听都没有听到过。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1张

△ 曾在上海遍地开花的零拷店

曾经,在上海“一百样都能零拷”,油盐酱醋腐乳酱菜,大米火油黄酒白酒……人们按需以最小计量单位购买各类生活用品,经济实惠,这样的购物方式也成了一代人的时代记忆。

听完这段上海话的零拷故事,你可能会问,现在上海还有零拷店吗?答案是——有!快和东东一起去“藏”在市区的零拷店探店啦~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2张

老西门附近的逸桂堂酱油店是一家2019年才开的新店,但装潢复古,硕大的“酱”字、竖置的算盘、粉笔写的价目表,仿佛把时间倒拨了几十年。 老板别出心裁,复原了零拷酱油的模式。

展开全文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3张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4张

以前,上海人买酱油都是零拷的。家里酱油瓶见底了,大人给小孩几毛钱,拿着空瓶子去酱油铺拷点回来。

酱油铺的朝向也很讲究,一般都是朝南偏东,房子高大通风,保存的油盐酱醋不宜变质。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5张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6张

“他们酿的老抽醇厚,像红酒一样会挂壁,我家做红烧肉从来只用他们的酱油。”郑阿姨翘起大拇指,“酱油吃完了,还可以自己带着瓶子过来,也可以用他们店自己的玻璃瓶,都是零拷的。”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7张

郑阿姨的子女看她打酱油辛苦,曾帮她在进口超市买了300多块钱的日本酱油,但这份好意郑阿姨表示只能心领了:“一大桶一整年都用不完,再说国外酱油的味道也不一样。”

酱油店的店员直夸郑阿姨是识货朋友,又向郑阿姨安利了不少,生抽、米醋也可以零拷。郑阿姨摆了摆手:“哪吃得掉那么多,吃多少买多少。”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8张

打酱油时,店员把漏斗放在酱油瓶子上,用吊勺从酱油缸里摇出,通过漏斗灌到酱油瓶子里,醇香四溢。一吊勺正好一斤二两,能装满一个玻璃瓶。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9张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10张

走出酱油店,郑阿姨感慨:“以前经济困难,小孩拷酱油多出来的零钱可以藏起来自己花,别提多高兴了。现在条件好了,买酱油不用零拷了,但这段历史不能忘记,勤俭节约的美德也不能丢。”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11张

除了零拷酱油外

在上海你还能零拷洗衣液

在上海杨树浦路上的上海制皂有限公司门市部,不少阿姨爷叔都会拎着自己家的空桶,来这里“拷”洗衣液。

扇牌洗衣液、白丽洗洁精、蜂花檀香沐浴露……都是老上海熟悉的老牌子,“零拷”的洗衣液也比外面瓶装的便宜不少,一位来“拷”洗衣液的阿姨说,“算下来要比外面便宜三分之一”。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12张

另一位阿姨说,除了价格优势外,零拷洗衣液还能反复使用塑料瓶,非常环保,用几斤拷几斤,一点都不浪费。“要懂得细水长流,实惠乐惠都在里面。”

门市部的店长王世海说,这可能是上海最后一家能“拷”到洗衣液的店了:“30年前我在制皂厂里,这家店就在了,到了换季,早上可是排队等开门的。”

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卖掉13桶洗衣液,650公斤!在王世海看来,老百姓认可与喜欢“零拷”,就是因为实惠。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13张

零拷酱油、洗衣液,阿姨爷叔扎堆来!用上海话聊聊老底子零拷的故事  第14张

老底子上海人

到底是怎么“零拷”的?

又有怎样的故事?

文章开头的那段故事

你听明白了吗?

↓ ↓ ↓

老早仔个零拷

文/郑自华

原载于《新民晚报》2014年11月23日B11版

上海早期个烟纸店,伊个功用就等同于现在个便利店。烟纸店辣拉上海生存了上百年,深受老百姓欢迎。烟纸店带拨了老百姓老多方便,其中特点之一就是零拷。

零拷,实际上就是零打碎敲(拷),很能反映当时年代上海人个精打细算。埃个辰光,上海人经济条件普遍勿大好,屋里向地方勿大,还呒没冰箱,勿可能像今朝一样,一记头拿一个礼拜个物事买回来,于是零拷成了家家人家个普遍现象。

比方讲,烧夜饭了,正好需要黄酒做作料,就差小囡到烟纸店去买5分洋钿黄酒。勿要小看迭眼黄酒,除了做作料,多下来,正好可以拨男人吃一顿。

零拷学问老多。我辣烟纸店做过3年学徒,也算吃过萝卜干饭。

眯眯大【狭小】个店堂间,堆放了十几坛老酒,除了黄酒,白酒系列有50度土烧/0.90, 55度/1.10 ,60度/1.20;还有以优质白酒为酒基,配以红参、当归等中药材浸泡,制出个酒颜色像绿豆汤个绿豆烧;以高粱酒为酒基,加入五加皮、杜仲等浸泡个五加皮,搿些酒交关受老百姓欢迎。比较高档个濉溪大曲,零拷1.60,算吃价钿了,当时茅台才8元1瓶!

老酒个零拷是用吊提,所谓吊提,就是一种大小勿一个固定容器,有一个长长个固定个柄,吊提算得上伟大个发明,零拷是要拿液体倒进瓶口老小个酒瓶,是老勿容易个事体。有了吊提,再加上漏斗,就很方便了。有眼老上海称零拷为零吊就是搿能来个。吊提有锡个、竹头个,规格有半两、1两、2两,搿能就可以搭配勿同个斤量。由于比重勿同,黄酒、白酒个吊提勿一样,勿可以互相通用,以保证份量准足。

记得我第一次替店隔壁弄堂里个一个熟客零拷2两五加皮,埃个熟客带了玻璃杯,熟客掼了一支香烟拨店里个老师傅,然后两家头就茄山河了。我拿起2两个锡吊提,按照“拷酒要快,拷油要慢”个诀窍,抖抖豁豁将酒灌进了玻璃杯,拷完还老道地个用揩布拿杯子揩清爽后再递拨了熟客。迭个熟客见了摇摇头:“小阿弟,份量勿准足啊!”师傅随即加了点,熟客心满意足个走了。看我丈二和尚摸勿着头脑个样子,师傅说:“搿些人是老酒鬼,老酒鬼个玻璃杯有花纹个,2两酒到啥个花纹,伊拉眼睛一瞄就晓得了,对酒鬼来讲,一眼眼老酒都勿好推扳个!”师傅还关照,锡吊提拷酒要当心,因为容易碰出“瘪塘”,有了“瘪塘”份量就勿准足了,告咾要经常校吊提,生意人最讲究信誉。

辣烟纸店里可以零拷个,除了老酒、酱油、豆油,还有雪花膏、百雀羚都可以零拷。烟纸店个最大功能就是便民,香烟可以零卖,连上厕所用个手纸、写信个信纸、缝补衣服个针线都可以零卖,搿些是另外一种零拷形式了。

想不想再去“零拷”一次?

走起~

来源:东方网、新民晚报

记者:柏可林

编辑:小能手、李宏洋

审稿:张海盈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