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官员”主动投案利于清理“腐败存量”

原标题:“问题官员”主动投案利于清理“腐败存量” | 上海法治报评论

近来频有 问题官员主动投案的新闻,引发公众围观和热议。从年初至今,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已相继公布了一批问题官员主动投案的消息,9月份上半月,包括刚升任青海省副省长46天的文国栋在内的3名高官主动投案,更是令人注目!

“问题官员”主动投案利于清理“腐败存量”  第1张

时下,“问题官员主动投案”似成为了一个高频词。党的十八大拉开了国际追逃追赃大幕,“红色通缉令”、“猎狐行动”令外逃官员如杨秀珠回归投案,国内一批问题官员也纷纷主动投案。据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 十九大以来全国共有2.7万名问题官员主动交代了违纪违法问题,其中去年全国有10357名问题官员主动投案,中管干部5人、省管干部119人。问题官员主动投案,是对“反腐败取得压倒性胜利”、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生动诠释。

自不待言, 连年来反腐败高压态势的强大威慑力,是促成问题官员主动投案的主因之一。这些问题官员对自己犯下的罪错不再心存侥幸,相反以主动投案方式来对未来受到处分甚或刑责进行预判后作出理性选择。如2018年7月3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主动投案消息一个月内,全国各地就有数名局级干部主动投案。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政策感召下,问题官员主动投案渐成趋势。它充分体现出纪检监督机关在执纪执法中落实“宽严相济”政策的严肃性和公信力。如四川省纪委监委开展“警示教育月”活动,并发布《关于限期主动说清问题的通告》,在限期内共有2.49万人主动说清问题,上交违纪资金7363万元。问题官员一经主动投案,后续处理上也得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如那名认为“再不自首,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的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最终是被降职、提前办理退休手续。即使追究刑责也体现“主动不主动,结果大不一样”。如陶红、陈亚东、王衡等官员几乎同时涉案,案情基本相似,前后被四川省遂宁市人民法院依法审理判决。王衡因为主动投案,如实供述,系自首,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而陶红和陈亚东则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10年6个月。在处理关键岗位领导干部的主动投案时,突出“主动投案”情节与“从宽处理”结果,自然产生了明显的示范效应。

“问题官员”主动投案利于清理“腐败存量”  第2张

积极对待、慎重处理问题官员主动投案,有利于解决腐败存量。这场反腐败斗争绝不是一次“来得快走得急”的运动,而是执政党整肃队伍、贯彻法治精神的必要手段和路径。它不仅需要与腐败行为作不懈斗争的勇气和决心,更需要规范化科学化的制度设计。这一制度设计涵盖并对接两端:“既要用最坚决的态度减少腐败存量,又要用最果敢的措施遏制腐败增量。”(2015年2月12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的这一论述被舆论命名为“反腐新论”)应当看到,腐败是处于动态变化的情势,且腐败存量不断扩大。反腐首先要把存量的腐败降下来,虽说这是“治标”,但它毕竟与“治本”有着直接关联,因为腐败存量展示增量产生的土壤和成因,腐败存量的教训也应该成为腐败增量的防线。唯有治标性的清理腐败存量与治本性的抑制腐败增量(建立制度、完善机制以压缩寻租空间、限制权力任性)同步推进,才能逐步清除乃至根除腐败现象,还一个清明的政治生态环境。我们正是从这一视域肯定问题官员向纪委监委主动投案的意义和效应。

作者 | 沈栖

编辑 | 陈友敏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