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外卖骑手相撞,只因晚了20分钟报警,公司拒不担责!法院亮态度

原标题:俩外卖骑手相撞,只因晚了20分钟报警,公司拒不担责!法院亮态度

连日来,有关外卖平台出于逐利目的外卖系统不断优化算法,压缩外卖骑手送餐时间,转移人力成本,让外卖骑手始终处于“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的阴影之下的报道见诸报端,外卖骑手的生存问题再次激起了社会关注。昨天,记者从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多个外卖骑手涉诉案件中发现,送餐时间紧、保险理赔难、突发情况多成为了外卖小哥工作中的“痛点问题”。

俩外卖骑手相撞,只因晚了20分钟报警,公司拒不担责!法院亮态度  第1张

晚了20分钟的报案引发诉讼一场

“当时我为了赶下一单外卖,便与伤者商量送完外卖来处理,就晚了20分钟报警,现在公司就不认账。”外卖骑手王亮对于自己成为被告也颇感无奈。

2019年4月12日,骑手王亮驾驶电动自行车在浦东新区人民东路、南祝路路口,与市民李先生驾驶的电动自行车相撞,造成了李先生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王亮负事故全部责任。李先生认为,骑手王亮是“饿了么”外卖平台骑手,事发时正在执行公司的工作任务,故李先生起诉要求骑手王亮以及他的公司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残疾辅助器具费、律师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7.5万元。

俩外卖骑手相撞,只因晚了20分钟报警,公司拒不担责!法院亮态度  第2张

骑手王亮表示,事故发生时,其正在送当日的第二单外卖,事故地点距外卖送达地址仅50米左右。“当时李先生自觉腿有点疼痛,但感觉不严重。李先生也是送外卖的,我就对他说送完再来处理。”在征得李先生同意后,王亮就去送外卖,李先生随后也跟来了。双方开始商量准备“私了”,但后来感觉不妥,李先生就报警。事发到报警大概相差了20分钟。在王亮看来他与公司是劳动关系,且公司为其投保了雇主责任险,故应该由公司和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展开全文

然而令王亮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因为没有当场报案,公司便不愿承担赔偿责任。公司表示,其与骑手王亮是劳务关系。骑手王亮当日10时44分结束派送任务,事故认定书记载的事故发生时间是11时05分,故并非在派送过程中发生事故,其不应承担责任。如果法院认定在派送过程中发生事故,因骑手王亮存在逆行的违法行为,故骑手王亮承担主要责任,其承担次要责任,同时要求保险公司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对李先生的具体损失有异议。

保险公司则认为,王亮的公司是其雇主责任险等商业保险的投保人,未投保机动车交强险和机动车商业三者险,其主体不适格,请法院予以驳回。

法院审理后认为,涉案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记载的事故时间为11时05分,骑手王亮外卖送达时间为当日10时44分,李先生和骑手王亮解释发生事故后双方协商,先让骑手王亮完成送餐任务后再处理事故。

李先生和骑手王亮的解释有其合理性,退而言之,即使事故认定书上记载的时间是真实的事故发生时间,该时间距上一单送餐结束仅21分钟,也应认定骑手王亮是在准备接下一单过程中发生了事故,故也应认定骑手王亮是在执行被告派琦公司的工作任务中造成李先生损伤,被告公司依法应承担侵权责任。涉案保险不是机动车交通事故保险,故法院对保险公司的抗辩予以支持,被告公司可依据保险合同另行理赔。

最终法院判决王亮的公司赔偿李先生6.2万元。

身处“高危行业”,投保容易理赔不易

记者在查阅了裁判文书网发现,在不少外卖小哥涉诉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都不乏保险公司的身影。尽管,不少外卖员及其所属的公司会为员工投保各类保险,但事故发生后,理赔却并不容易。

美团的外卖小哥孟小强就遇上了保险公司拒赔的窘境。2018年7月12日13时,孟小强骑着外卖电动自行车在本市浦东新区沪东路莱阳路路口处由南向北行驶时,适逢市民杨先生骑行电动自行车由西向东行驶至此,双方发生碰撞,致杨先生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孟小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俩外卖骑手相撞,只因晚了20分钟报警,公司拒不担责!法院亮态度  第3张

原本简单的人身损害案件,却因为保险公司对部分款项拒绝理赔,而不得不诉诸法院。杨先生向孟小强和保险公司索赔医疗费、物损费、律师费等1.2万余元。

而孟小强对于杨先生所述的事发经过、责任认定没有异议,也愿意承担相关赔偿责任。但他表示,事发时公司在某保险公司购买了人身意外险,要求先由保险公司赔偿医疗费,他愿意赔偿杨先生交通费及财物损失费共计300元,不认可律师费。

而保险公司则表示,孟小强为被保险人,在该公司投保了平安个人意外伤害责任险,并附加第三者责任扩展条款,事发时在保险期限内。对于医疗费,保险公司仅同意在不超出基本医疗保险诊疗项目范围和标准内赔付。而交通费及律师费,不属于理赔范围。物损费,杨先生未提供合法有效的费用发票,故不同意赔偿。

法院认为,这起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孟小强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故对杨先生的合理损失应由孟小强承担。因孟小强购买了个人意外伤害责任险并附加第三者责任扩展险,且被告保险公司同意在本案中处理该险种,故法院一并予以处理,对杨先生的合理损失由保险公司先依据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予以赔偿。法院指出,对于医疗费,保险公司要求扣除非医保部分,于法无据,法院不予采纳。杨先生为诉讼聘请律师支出代理费,属合理损失,可予支持。

最终法院酌情判决保险公司赔偿杨先生8300余元,孟小强赔偿杨先生1000元。(文中均系化名)

记者 | 陈颖婷

编辑 | 王菁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