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就是命令,他最快吹响恢复口罩生产的“集结号”

原标题:疫情就是命令,他最快吹响恢复口罩生产的“集结号” | 新时代奋斗者

疫情就是命令,他最快吹响恢复口罩生产的“集结号”  第1张

一枚口罩,看似不起眼,因为疫情它成为关注的焦点,连带口罩生产企业,也快速走进了社会的视线。

位于松江区施惠路的上海大胜卫生用品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胜公司”)是上海市复工最早、响应最快的防疫物资生产企业,在口罩保供应稳价格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疫情就是命令,他最快吹响恢复口罩生产的“集结号”  第2张

摄影 岳诚

公司董事长吴胜荣已过花甲之年,每天早上7点,吴胜荣都会准时出现在车间里,每个角落都巡视上一圈,才转回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忙碌。凭借着在抗疫期间的突出表现,他被评为2020年度上海市“最美退役军人”称号。面对荣誉,吴胜荣表现得豁达而淡泊:“我是从一名贫穷的放牛娃成长起来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国家给的,只要国家需要我,我一定倾尽全力!”

第一时间吹响复工集结号:

“坚决不涨价”

工人两班倒,机器24小时不停歇,大家都卯足了劲头,最大负荷生产,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中介、黄牛天天守在公司门口:“有口罩吗?”......吴胜荣将几个月前的场景形容为“一场战役”。

展开全文

组织起这场战役,吴胜荣顶住了巨大的压力:当时已临近春节,工人们都回家过年去了,留守的员工总人数只有14人;公司的产品此前是100%出口,大部分的合同在年前已经签好,出口转向内供,客户的订单如何保障?随着疫情的急速扩散,一“罩”难求的呼声越来越迫切,吴胜荣当即立下“军令状”:紧急复工,加班生产,全力保障防疫需求。

疫情就是命令,他最快吹响恢复口罩生产的“集结号”  第3张

面对人员不足,吴胜荣和妻子第一时间电话联系了所有在沪员工,告知他们情况紧急,无论之前是否是一线员工,都务必马上返回公司参与生产,然后又召集了假期留守的保安、司机甚至包括食堂师傅,对他们进行了快速的生产培训。就这样,一支人数不多、多岗位参与的队伍正式形成。在全市17家口罩企业中,大胜公司是复工最早、响应最快的一家。

在紧急召回的员工中,还有吴胜荣的女儿吴琼,这位80后姑娘担任大胜公司销售主管。她要解决另一项更为棘手的问题:说服海外客人,暂缓发货。吴琼按照出货顺序挨个联络客户,吴胜荣也在忙碌抓生产的间隙,与女儿一起致电或去函,花了整整五天时间,父女俩终于说服了所有的客户同意暂缓出货的请求。

当时,市场上大胜口罩已经被“炒”到了30多元一个,每天都有无数的电话打到吴胜荣的手机上,表示愿意加价购买,统统都被吴胜荣婉拒了,他表示所有生产的口罩交由政府统一调配,并承诺“坚决不涨价”。当记者请他估算一下“牺牲”有多大时,吴胜荣连连摆手,“在人民生命健康和国家利益面前,任何个人眼前利益都不值一提,这不是牺牲,也不是奉献,而是我们的分内事”。

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这对大胜公司来说已非首次。2003年非典期间,大胜公司接到上海市人民政府命令连续奋战十天十夜赶制口罩,完成了上海增援北京的任务,还捐赠了5万多只口罩;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工厂立即暂停一切商业订单,赶制出价值50万元的口罩,全部捐赠给灾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国家有需要,一定尽我所能”,这已经成为吴胜荣领导下的大胜公司的本能反应。

质量保证

持续助力全球抗疫

吴胜荣告诉记者,如今出口海外的订单已经恢复日常供货,公司在持续开足马力,满足全球市场对口罩的需求

今年5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公布了122组中国进口N95及KN95口罩的抽检结果,综合性能排名前十的口罩型号中,就有六个来自上海大胜,其中DTC3B-1口罩的性能,强过绝大部分欧美品牌的N95型号。

即使是在疫情期间任务重、时间紧的关键时期,吴胜荣对质量的把关也没有丝毫放松。大年初三那天按照惯例,吴胜荣早早来到了车间,当他发现其中一条流水线上的口罩出现了瑕疵,他立即叫停了生产,召开紧急会议,直到把问题解决了、隐患排除了,才让流水线重新恢复生产。正是这样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让大胜牌口罩在抗疫阻击战中赢得全世界的尊重和认可。

疫情就是命令,他最快吹响恢复口罩生产的“集结号”  第4张

国货之光,大胜公司将口罩这一小产品做出了大名堂。今年4月底吴胜荣还收到一笔“意外”的订单,钟南山院士想要购买大胜公司生产的N95口罩。原来,钟南山院士所在的广州市呼吸疾病研究所与国际上多家医疗机构有着长期合作关系,一家加拿大机构在了解到大胜口罩厂的行业资质和口罩品质后,希望购买2000只大胜公司生产的N95口罩以满足抗疫需求。钟南山院士得知此事后,表示愿以个人名义向该机构捐赠这批口罩。

见习记者 | 翟梦丽 牛立超

编辑 | 刘家杭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