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建筑的上海故事

原标题:老建筑的上海故事 | 华山路849号1号楼:近代上海第一座中西合璧的花园别墅

老建筑的上海故事  第1张

建筑是历史的脚印,是一个时代的智慧、情趣、财富,是审美品位的结晶和象征。

建筑,可以供历史学家考证历史的细节,可以让建筑学家研究建筑的发展,可以让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回望过去的岁月,可以让经过这里的人们寻访先人留下的曲折脚印。

故人已去,建筑仍在。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先人们,已经成为历史人物,但那些留下了他们的脚印、记录了他们的音容笑貌的老房子,却依然安安静静地待在原地,一如当初的模样,让人感叹岁月竟在不经意间流逝得如此迅速。

4月26日起

东方网推出系列栏目

《老建筑的上海故事》

邀您倾听这些用上海话诉说的、

有关老建筑的故事……

今天

东东要给大家讲述的是

落于华山路849号的丁香花园

其盛名

不仅在于其建筑本身

还在于洋房主人身份的传奇色彩

三分西式,一分中式,一条蛟龙卧半园;大草坪、英国乡村别墅,九曲桥、八角亭,海派原来就是融合。

香花园是近代上海第一座中西合璧的花园别墅,也是上海现存花园洋房中最负盛名、保存最完好的顶级花园洋房之一。丁香花园的盛名,不仅在于其建筑本身,还在于洋房主人身份的传奇色彩。

展开全文

老建筑的上海故事  第2张

丁香花园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中西合璧的园林艺术和建筑风格。园内40亩土地上三分之二为西式园林,三分之一为中式园林。西式园林中有巨大的草坪,四周围以高大的香樟树。

一条鹅卵石的入门通道把人引入位于花园东侧一隅的中式园林,与西式花园之间筑有一条长达百余米的被称之为“一条蛟龙卧半园”的青色琉璃瓦龙矮墙,起伏的墙檐如游动的龙身,片片绿色琉璃瓦如龙鳞,蜿蜒曲折地环绕于园墙之上,有18个起伏,龙尾甩在丁香花园的大门口,龙头点水之处,则是花园山石和绿树合抱的一泓湖水,与湖上八角攒尖亭顶端的凤凰遥相对视,形成龙凤戏水之景。龙口含明珠一颗,显露威猛之势。清澈平静的湖上建有九曲桥,连接湖中亭台,中心为八角形的湖心亭,素色琉璃瓦的八角攒尖顶,顶上塑着一只金凤凰,故名“凤亭”,水中荷叶田田,金鱼摆尾,湖畔还有船舫,环湖为雕塑成虫、鸟、鱼、兽等动物形状的各式山石。

老建筑的上海故事  第3张

从1号楼窗前正好望见这座湖心亭,美景尽收眼底。园中大小石狮多尊,造型奇巧,或蹲或立,或大小拥抱,或左右相望,俯仰自如,千姿百态。花园东南隅地形起伏,曲径环绕,古树参天,浓荫尽头,还卧有一座大假山,假山腹中有深深的洞穴,仅一人可入。这一带山石嶙峋,有瀑布、水帘洞、小桥流水等。园内遍植丁香、腊梅、紫藤、海棠、玉兰、牡丹、海棠、茶花、修竹等数百种花木,布局具有我国江南园林的特色。

花园之东的1号楼为主楼,是李鸿章与丁香寓居的丁香楼,它是上海第一幢西式花园住宅。这是一幢面向宽阔草坪的英国乡村式假三层小楼,红的木柱与白的栏杆错落有致,使洋楼掩映在郁郁葱葱的花木之中。楼的东面有圆形荷花池和喷泉,南部则有大片草坪和一处中式园林。西式花园别墅的基调,融进了中国南方园林建筑的特色,结合得天衣无缝。住宅主楼二层,局部三层。前立面设小尖顶,双坡屋面,正中凸出呈梯形,南入口由双向石阶而上,柱式门廊,A形地坪,三开间。南立面细方木柱支撑起的上下两层通长木柱敞廊,以及局部山墙面的深色半露垂直木构架使其带有英国殖民建筑风格,敞廊外围有白色木栅栏,而底层遮阳板的图案则是

老建筑的上海故事  第4张

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金钱图案。较大的双坡屋面,覆盖机制红瓦,中部为有双坡山墙露木结构,设老虎窗。南廊的三坡顶与建筑主体的双坡顶在南墙面处交接,而中部凸出敞廊上部覆盖攒尖屋顶,使整个南立面凹凸有致,生动流畅。建筑东立面形体较复杂,入口门廊为由柱身出挑的牛腿支撑的半圆拱券,拱券上部墙面有连续圆拱券洞口,底层窗户下有半露木制雕花构架。红色露木构架,浅色粉墙,使这幢住宅显得宁静而雅致。底层前部三间为客厅、餐厅,后部是书房、楼梯间和浴厕间。二楼为起居室、卧室,有木栅栏外挑阳台。室内布局典雅,会客室与餐厅用玻璃装饰,门窗、楼梯、护壁板均用格调典雅的柚木装饰。

楼前是英国式草坪花园,并恰如其名,种上了许多丁香树。春天,花开的时候,浓浓的花香把人都熏醉了。与该建筑隔一片绿地相望的是湖石草木争胜的申式园林。

这座坐落于华山路849号的丁香花园,始建于清代末期的1862年,是北洋大臣李鸿章为其九姨太丁香建造并命名。1860年, 当李鸿章出任江苏巡抚并在上海开办了江南制造局、机器织布局、轮船招商局等中国第一批民族企业时,与他随行的宠妾丁香抱怨上海官宅的嘈杂喧嚣,希冀有一处清静安逸、不被打扰的花园安顿身心

老建筑的上海故事  第5张

为了成全爱妾的心愿,李鸿章特地斥巨资聘来了美国建筑设计师艾赛亚·罗杰斯来沪营造此园,又在园内遍植丁香,以“丁香”命名该园。不过,据说李家现存的老人都否认这种说法,他们说:“根本就没有丁香这么个人。”据说此处应为李鸿章之子李经迈的住宅。也许是因为丁香花园的名字太引人遐想了,就此让李鸿章背负了这么多年的艳名。

老建筑的上海故事  第6张

其实,如果真有丁香这个人,也早已零落成泥辗作尘了。唯有满园的丁香花依旧年复一年地管自宠辱不惊地盛开着,美丽着,有没有丁香这个人,对它根本无所谓。而这个传说之所以广为流传,也许是因为故事本身的那种香艳和花园的柔美相得益彰吧!花园中广植腊梅、紫藤、梧桐、香樟、四季桂,芦苇荡⋯⋯当然最让人挂念并且怦然心动的要数那怒放的丁香了。

“丁香空结雨中愁”,这是戴望舒的诗《雨巷》里的句子。从此,丁香在人们的心目中就染上了挥之不去的愁云迷雾,而丁香的美也不免带着一种淡紫色的哀怨,这使丁香花显得不同凡响。从这个角度来看,人们也许更愿意相信这个花园有着和一个美丽的女人有关的传说了。而今,紫藤缠绕的庭院、雨中绽放的丁香,似乎仍在默默诉说着古老而浪漫的情怀。

老建筑的上海故事  第7张

不管怎样,这个以丁香花命名的旧上海花园别墅,见证过清廷的衰败瓦解和辛亥革命的短暂胜利,经历了西方殖民者的道貌岸然、日本军阀的残酷铁蹄,国民党政权的倒行逆施,又目睹了新中国的飞跃发展等一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

【沪语学习小应用】

将您的文字输入东方网后台,

AI将模仿知名滑稽演员钱程、

电台主持人蔡雪瑾的声音,

用沪语为您朗读这段文字。

相关链接

来源:东方网

编辑:夏小夏

审稿: 程伟民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