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11年的比熊犬寄养2天死亡,法院判宠物店主赔偿精神抚慰金

原标题:陪伴11年的比熊犬寄养2天死亡,法院判宠物店主赔偿精神抚慰金

陪伴11年的比熊犬寄养2天死亡,法院判宠物店主赔偿精神抚慰金  第1张

家养宠物的主人遇到没人在家的时候,往往将宠物寄养。王艳因为全家外出旅游,将养了11年的比熊犬寄养在小张宠物园,没想到2天后就被店主张鸣告知狗已经死亡并火化,要求查看监控也被拒绝。王艳无奈之下将张鸣告上法庭。日前,长宁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店主张鸣赔偿王艳精神抚慰金2000元。

陪伴11年的比熊犬寄养2天死亡,法院判宠物店主赔偿精神抚慰金  第2张

比熊犬寄养2天后死亡

2019年,因全家出国旅游,王艳将其饲养的比熊犬寄养在张鸣经营的小张宠物园。寄养仅仅2天后,张鸣突然告知王艳,寄养的比熊犬死亡并立即进行了火化。因该宠物犬在交付前处于良好的健康状态,王艳要求张鸣提供相关寄养期间的监控录像,但竟遭到拒绝。

王艳认为,张鸣未提供妥善的寄养、保护措施,导致自己的比熊犬在寄养期间中暑,且在宠物犬昏倒后还对自己隐瞒宠物犬的身体状况,未及时送医,导致宠物犬死亡,应由张鸣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

陪伴11年的比熊犬寄养2天死亡,法院判宠物店主赔偿精神抚慰金  第3张

展开全文

王艳表示,这只比熊犬已经陪伴自己长达十余年,具有较深的感情,张鸣未经同意就擅自处理它的遗体,也存在过错。事后,张鸣仅通过微信转账2000元,退了王艳之前在宠物店办的消费卡内的余额,未支付任何赔偿款,卡内余额还有739元未退还,王艳从未收到张鸣任何现金形式支付的款项,因此诉至法院,请求判张鸣承担100%的赔偿责任,赔偿各项经济损失14000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张鸣辩称,其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他认为自己已经尽到了照看宠物犬只的义务,定期喂食、喂水,早晚各遛狗一次。当发现比熊犬出现异样,张鸣及时告知了王艳,王艳表示由其男友到场处理。等男友到场后比熊犬已死亡,其男友表示不需去医院查明死因,直接火化。张鸣这才在第二天将狗火化。

关于监控一事,张鸣表示监控视频仅保存15天,王艳隔了一个多月才要求查看监控,此时视频已经删除。除此之外,他还表示王艳的比熊犬已经11岁,本身有诸多的慢性病,它死亡是因其自身疾病导致,并非是自己照顾不周所致。同时,他也已经向王艳通过微信转账支付了2000元,作为对王艳的经济补偿和精神慰问,而卡内余额也通过现金的形式全部退还了王艳,故要求驳回王艳全部诉请。

法院判决赔偿精神抚慰金

长宁法院审理后认为,对于小张宠物园是否尽到了合理的照看与注意义务,张鸣方作为专门从事宠物美容、寄养等经营者,有义务和能力预见到损害后果的发生并应积极采取必要的措施。

然张鸣自认在发现涉案比熊犬出现异样后仅是等待王艳的朋友到场,并未将犬只送至医院医治,直到犬只死亡。对此,张鸣方存在过错。张鸣虽主张曾征询王艳是否送医的意见,并系按照王艳的指示等待王艳的朋友到场处理,但遭王艳否认,张鸣也未提供充分证据加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其次,虽然涉案犬只已近11岁,从现有证据来看,难以证明系争宠物犬的死亡与张鸣方的照料及未送医等行为之间存在直接的、全部的因果关系。然张鸣在其经营场所内设有监控录像,在发生涉案比熊犬死亡事件后理应及时封存保管当天的监控录像,以作为判断犬只在寄养期间是否受到外力或者其他外来因素影响的依据,张鸣未及时保存监控录像,亦构成过错,难以排除其行为与犬只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

关于损失的认定,对于王艳主张的宠物犬饲养以来的狗粮、宠物用品等费用支出,仅是维持宠物犬生存费用,不属于侵权损害赔偿的损失范围,法院不予支持。

陪伴11年的比熊犬寄养2天死亡,法院判宠物店主赔偿精神抚慰金  第4张

对于王艳主张的犬只的价值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张鸣表示愿意补偿王艳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000元,法院予以准许。根据微信聊天及转账记录,张鸣并未支付王艳精神抚慰金,转账的2000元为退卡费用。

据此,长宁法院判决张鸣赔偿王艳2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履行完毕;驳回王艳其余诉讼请求。(文中均为化名)

陪伴多年的爱宠突然死亡

作为主人肯定是伤心不已

就在今年1月

上海闵行法院也审理了一起

宠物意外死亡

主人诉讨精神抚慰金的案子

陪伴11年的比熊犬寄养2天死亡,法院判宠物店主赔偿精神抚慰金  第5张

14岁爱犬寄养宠物医院意外被咬死

法院判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千元

顾先生家中长年养着一条哈士奇,顾先生十分喜爱,给它起名为“奇奇”。被告陈女士则是案外人陆先生的公司员工,受陆先生委托在其外出期间代为照看金毛犬。

今年6月26日,顾先生因近期要外出,于是决定将奇奇委托瑞鹏宠物医院暂管。宠物医院当天对奇奇做了常规体检,一切指标正常,于是奇奇留在了医院。次日晚7时许,奇奇由宠物医院工作人员带出散步,在行至闵行区华商时代广场内时,恰逢陈女士牵着一只金毛犬也在散步。不料,金毛犬见到奇奇后,突然挣脱陈女士的狗绳冲向奇奇,并从后面一口咬住哈士奇的背、脖等处,奇奇当场死亡。

陪伴11年的比熊犬寄养2天死亡,法院判宠物店主赔偿精神抚慰金  第6张

宠物医院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联系了顾先生,心急火燎的顾先生赶紧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现场,当他看见心爱的奇奇被咬死的惨状后,瞬间情绪崩溃,妻子则在一旁报了警。经警方了解,陈女士照看的金毛犬根本没有养犬证及狂犬病免疫证明,此前曾多次咬伤他人宠物犬。

痛失爱犬的顾先生内心深受创伤,他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被告陈女士赔偿奇奇的医疗费、尸体存放费、火化费、交通费、死亡赔偿金等合计7万余元,此外,顾先生还在诉请中主张了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庭审中,被告陈女士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她表示,哈士奇犬死亡的直接原因虽系金毛犬扑咬,但哈士奇犬当场即被咬死,后续医疗费、尸体存放费、火化费及交通费不是必要支出。她还认为,犬只饲养日常成本、用药及用品费用属其正常生存的基本维持成本,不属于赔偿范围,此外,原告本人人身权益未受侵害,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并无法律依据。

法院审理后认为,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金毛犬在被告管理期间咬死原告的哈士奇犬,被告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虽哈士奇犬属法律上的财产范畴,但顾先生在饲养该犬14年间投入了大量感情,甚至作为家庭成员对待,该犬作为顾先生生命历程的见证者对其具有特殊纪念价值。法院结合顾先生对哈士奇犬的饲养年限、情感投入、顾先生亲见该犬被咬死后的惨状等因素,认为该犬死亡必然对顾先生身心造成一定损害,酌情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据此,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法官说法

关于饲养人就宠物死亡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可在特定条件下考虑,但还须严格限制。精神损害赔偿以法律规定的范围为限,不宜作随意性扩大。宠物能否上升为具有精神属性或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物品,从而构成精神损害赔偿的基础,应当从人对宠物所给予的感情和依托宠物所形成的人格利益来分析确认。在对宠物受损时饲养人精神损害的赔偿金额上,则必须考虑人之侵权受损时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金额界定,不宜出现过高的赔偿金额。

作者 | 翟梦丽 季张颖 陈淋清

编辑 | 王菁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