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原标题: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张

唐招提寺·金龟舍利塔

上海→ ✈️ →日本

去年12月,上海博物馆举办了“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那次特展,首次向中国观众展示了日本唐招提寺珍藏的“金龟舍利塔”等与鉴真相关的国宝级文物,以及日本著名画家东山魁夷(1908—1999)为寺中供奉“鉴真和尚像”的御影堂绘制的68面隔扇画。

唐招提寺,是中国唐代高僧鉴真和尚亲手兴建的盛唐建筑风格寺院,它已被列入日本国宝,并在1998年作为“古都奈良的文化财”的组成部分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而金龟舍利塔里供奉的,就是当年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

但由于疫情,这次展览一度中断,展览结束后,由于空运条件不具备,这批文物一直滞留在沪。

终于,在多方协调之下,因疫情滞留上海博物馆逾半年的日本唐招提寺珍藏的“金龟舍利塔”等5组8件文物被安排搭乘“新鉴真”轮返回日本。这是日本高等级的国宝文物首次通过海运途径“回家”,在过往的中日交流展中都没有先例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2张

展开全文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3张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4张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5张

因疫情滞留上海博物馆的唐招提寺舍利塔搭乘“新鉴真”轮返日 ©澎湃新闻

10月10日上午8点30分,一辆搭载有唐招提寺文物的货车从上海博物馆出发,在警方护送下,于9点抵达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码头,随后开始文物装船。此次承运唐招提寺文物的 “新鉴真”轮于中午离开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码头,在海上预计航行43小时, 10月12日上午, “新鉴真”轮已抵达日本神户港

日本国宝「金龟舍利塔」

经海运返回日本

2019年12月16日,为纪念中日文化交流协定缔结四十周年, “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上海博物馆开展。 日本国宝“金龟舍利塔”日本重要文化财《东征传绘卷》(卷二和卷五)等唐招提寺珍藏的5组与鉴真相关文物,以及日本画家东山魁夷为唐招提寺绘制的山水隔扇画首次来到中国展出。

展览原定于2020年2月16日结束,后因疫情延期至4月5日。展览结束后,唐招提寺鉴真文物和东山魁夷隔扇画都滞留在上博馆内。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6张

唐招提寺之金堂 ©唐招提寺官网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7张

供奉舍利的唐招提寺鼓楼©唐招提寺官网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8张

国宝 金龟舍利塔

12-13世纪(日本平安至镰仓时代)铜鎏金 唐招提寺藏

此塔是为供奉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而铸造的容器。相传鉴真东渡时不慎将舍利掉落海中,金龟背驮舍利浮出大海,故容器呈金龟背驮宝塔之状。但另一种说法认为密宗中金龟是佛教世界的支撑,因而才铸成此状。舍利塔铜铸鎏金,塔顶屋檐等各部分均按照宝塔的建筑结构制造。塔身采用透雕工艺刻画藤蔓花纹(日本称作“唐草文”,透过花纹可以看到存放舍利的唐代琉璃瓶(展览所示琉璃瓶为复制品),瓶中有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上海博物馆官网

5月23日,东山魁夷隔扇画搭载“新鉴真”轮,先于唐招提寺鉴真文物离开上海,安全返回日本。唐昭提寺鉴真文物由于文物等级高,日本文化厅对其运输有着严格规定,故而一直滞留上博馆内,等待空运的可能性。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在采访中表示,从6月份到9月份,空运条件一直不具备,而唐招提寺即将于10月举办的法事活动需要用到“金龟舍利塔”等相关文物,所以唐招提寺的西山明彦长老迫切希望这批文物能够尽快回归。于是日本文化厅作出相应调整, 首次同意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唐招提寺文物可以由原定的空运改为海运,并请求中日轮渡公司予以协助

去年12月5日, 在“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开幕前夕,东山魁夷作品即是搭载“新鉴真”轮抵达上海,当时也是日本首次采用海运来运载珍贵的特展展品,东山魁夷的作品属于近现代作品,而这次唐招提寺鉴真文物的等级更高,包括 国宝重要文化财

“疫情期间,很多事情操作起来困难重重,这次的运输方案协调了很多部门,也得到上海市文旅管理及相关管理部门的理解和支持。”杨志刚说。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9张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0张

东征传绘卷·第二卷(局部)

1298年 日本镰仓时代 唐招提寺藏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1张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13世纪 宋刻本 唐招提寺藏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2张

唐招提寺初建之时日本孝谦天皇(749-758年在位)题写的敕额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3张

“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展出的东山魁夷隔扇画作已在5月安全返回日本

海运方案几经修改

“新鉴真”轮隶属于中远海运集团旗下中日国际轮渡有限公司的运营船。1994年4月投入运营,为中日航线上快速豪华的客货两用船舶。

中日国际轮渡有限公司钱总在收到日方的公函和上博的意向后,积极研究文物运输方案,策划有关准备工作。他表示,在这一特殊时期,又是日本如此高等级文物首次采用海运,接下这次承运任务面临的压力大,需要克服的困难多。 “但是我们这艘船本身就叫‘新鉴真’,鉴真大师的文物有困难,我们当仁不让要去做这件事情,也算为中日文化交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在运输方案方面,中日轮渡、上博和华协等也是几经更改,以确保文物安全。比如在确定文物装船方案时,日方开始提出用廊桥,因为文物不允许倾斜,但是考虑到廊桥的宽度和承受力,这个方案后来被否决了。 为了文物运输,承运方最后决定把中日轮渡公司旅客专用客梯的顶篷切割掉,卸掉顶篷,上面的高度没有限制,打包的文物就不需要倾斜 。

海上的气象状况也很重要,因为担心会受台风影响,他们也是提早研究气象情况,跟船长研究如何安全运输,航线上也尽量避开风浪区。“我们也希望在安全的前提下,准班、准点抵达神户港,将文物安全运抵日本。”钱总说。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4张

唐招提寺珍藏的“金龟舍利塔”运输现场 ©澎湃新闻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5张

唐招提寺文物在“新鉴真”轮上的固定工具 ©澎湃新闻

因疫情滞留上博馆内文物

已陆续返回

上海博物馆展览部副主任褚馨介绍,按照国际惯例,撤展文物肯定是要由双方的点交人员共同在场完成点交,因为疫情人员流通限制,5月份东山魁夷隔扇画是通过视频连接进行点交和完成运输包装,这次唐招提寺的这批文物由 奈良国立博物馆研究员野尻忠先生赴上博完成点交。

中日双方都为这批文物的回运工作付出巨大努力。作为日方唯一一位到场专家,野尻忠先生于9月下旬抵达上海,完成14天隔离期之后,在十一假期与上博展览部的工作人员耗时9小时完成了这5组文物的点交和包装工作。之后他将返回日本,再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6张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7张

唐招提寺文物运输现场 ©澎湃新闻

“唐招提寺的文物保存在上海博物馆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都是按照对待珍贵文物的方式恒温恒湿保存,只是西山长老急于要这批文物回归,这批文物在外面也漂了有10个多月了,能够理解他们的这份着急。”褚馨说,“我们自己的文物滞留在外,我们同样也会很着急。”

杨志刚馆长表示, 从1月份疫情爆发以后,文物的回运任务就非常繁重当时上海博物馆有两个临展在馆内举办,一个是巴黎高美“美术的诞生”,还有一个就是唐招提寺的这个“沧海之虹”。“沧海之虹”的展品分了两批回运,这个都是非常费力和周折的工作。等这一批文物运回去了,那么在上博馆内滞留的文物回运工作就完成了

杨志刚馆长同时透露,文物回运工作中还包括上博的文物在外面办展览,因为疫情滞留他处的,这部分也是非常大的一项工作。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8张

鉴真和尚坐像和佛龛,佛龛内部是东山魁夷创作的《瑞光》

唐招提寺国宝「金龟舍利塔」回家!1200多年前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在等待  第19张

展览现场,观众在观看鉴真东征图卷 ©澎湃新闻

注: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